澎湖。​山水沙滩上遍寻山水吼洞

澎湖本岛南方最富盛名的沙滩莫过于山水沙滩,此处的沙质地细腻、色泽黄橙饱满,颇能体现菊岛的「菊」字。十年前来此一游,便喜欢上了这里,如今再访,景色美丽依旧,海岸线旁多了不少造型奇特的民宿,看得出此地日益受游客喜爱,不过元宵时期的山水沙滩,白日里仍是一派恬静舒适,广阔的沙滩杳无人蹤,像被自己包场,悠然地踏在浪花旁,非常快意。
澎湖。​山水沙滩上遍寻山水吼洞
然而这次前来,不只为了回味,我意图探索另一私密景点—山水吼洞。山水沙滩右侧有ㄧ高地悬崖,由黑色礁岩堆积而成,吼洞即在高地上方某一处。
澎湖。​山水沙滩上遍寻山水吼洞
山水高地悬崖
关于吼洞的叙述与地理位置,网路资讯是这幺写的:
“山水吼洞成因为高地悬崖下方受波浪侵蚀造成狭长的海蚀沟,海蚀沟的底端被侵蚀成海蚀洞,再由海蚀洞顺着节理缝隙形成一个通到地面的小孔,每遇涨潮时长浪顺着海蚀沟灌入,海蚀洞内空气受挤压,常连同海水由节理缝隙喷出,发出呼啸声。旁边有个废弃的碉堡以及矶钓客的私房钓点:鳄鱼石,站在高地上可看到整个山水社区、湿地以及沙滩,隔绝嬉闹的人潮,拥有另种风情,但因冬季风力过大,为安全考量,无专人带领不建议前往。”
除此之外,没有任何线索指示山水吼洞的确切位置。我爬遍了整座高地悬崖,见着了废弃碉堡、看到了鳄鱼石,就是不见吼洞的蹤影。我也真遇见了垂杆的矶钓客,就连这位约莫四五十岁左右的本地大叔对于吼洞也毫不知情,操着澎湖闽南腔说道:「这里是山水呒错啊,啥米吼洞?」
澎湖。​山水沙滩上遍寻山水吼洞
我爬上又爬下,望着Google map里的蓝点在「山水吼洞」景点标誌上溜达打转。既看不到从岩层中喷发的海水、也听不见呼啸声、更找不着小洞。
澎湖。​山水沙滩上遍寻山水吼洞
算了罢,也许此时此地的海象不适观测,又或许「吼洞」指的是一个确切的时机现象而非仅仅物理型态上的意义。旅行犹如人生,许多目标的追寻往往需要一些缘分、也需要一些豁达,而最值得玩味的总是追寻的过程。我像个小男孩般探索这一处高地小世界,高地虽然陡峭,质地却崎岖而粗糙,非常易于攀爬。
澎湖。​山水沙滩上遍寻山水吼洞
我也发现迎海面那一侧的高地岩壁,在海水与风沙经年累月的侵蚀下,被凿成了一个个浅窟窿,状似座位,与天然的石壁融为一体,像是大自然为你精心準备的观海座椅。我挑了个能俯瞰正前方远处一块海上礁石的位置,那礁石的存在激起不少浪花与漩涡,汹涌的波涛迴荡出辽阔的声响,声响里富含着泡沫与空气的尾韵,一声又一声,洗涤着心灵。我靠着石壁或坐或卧,眼观海浪、耳听波涛、面拂海风,就这样沉沉地睡去......
澎湖。​山水沙滩上遍寻山水吼洞
再次睁眼,眼前满天彩霞,竟不自觉睡了一个小时。我爬上高地顶峰环视,发现太阳早已落下,天际渐渐黯淡,大自然正打着疲惫的呵欠,準备翻身钻进漆黑的被褥。我站着看着,觉得神清气爽,都市带来的一身倦意彷彿都被大海捲走,从清醒的感官到熟睡的意识,里里外外都被沖刷一番,像是做了一场自然的心灵spa。
听不到山水的怒吼,反而被山水给疗癒了。
啊,这就是度假啊!我贪婪地伸着懒腰,大口呼吸着,回味着方才那一场幸福的觉。
澎湖。​山水沙滩上遍寻山水吼洞
文章来源:旅行沙舟
个人签名档

张J,是理性的工程师,也是感性的作家。一次偶然的契机,开启了对旅行的热情,至今仍在现实与理想之间的流域,划着旅行沙舟,将所至之处写成故事。